一种在学术界、政界和法律界讨论了30年的税种——消费税,突然走进了普通民众的生活。

作为7月份的重大政治经济事件,中共二十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历届三中全会大多聚焦经济改革,对中国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于是,研究机构纷纷发布发布会预告,将同类内容合并后发现,“消费税改革”已成为行业共识,随后在媒体报道的推动下,信息的涟漪层层向外扩散。

由于其含有“消费”二字,且夹杂了人类对“税收”的敏感性,因此撩起了众多不明真相人士的神经,引发广泛热议。

有些有出国旅行经历的朋友或多或少都接触过消费税。

前不久,小八在新加坡出差就餐时,发现账单上多出了4.16新元,且明细上的类别属于“GST 9%”。

小八查了一下才知道,GST的全称是Goods and Tax,字面意思是商品及服务税,也就是对蔬菜价格和服务费征收9%的税。

2024年1月1日,新加坡政府宣布消费税上调至9%,2023年将升至8%,2022年将升至7%。在中国,这恐怕是一个让人不舒服的增长率。

图片来源:小八拍摄

消费税的历史与商业史一样悠久,截至2019年,消费税是38个OECD国家税收的主要来源,占比接近三分之一。

在我国,消费税位列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之后的第三位,也是为数不多的万亿元税种之一,2023年国内消费税收入16118亿元,占全国税收总收入的8.8%。

*进口阶段还征收一部分消费税,未包含在本次计算中。

那么,既然中国早就有消费税,为什么大家对它感觉这么淡呢?而这次“消费税改革”又会带来哪些变化呢?比如,会不会像其他国家一样,在结账时“贴钱”征收?

今天我们就尝试用一篇文章的篇幅来做一个简要的解读。

“隐匿在市场”的消费税

作为一个拥有14亿消费者的大国,我们对“消费税”一词比较陌生,因为它在我国通常被称为“特别消费税”或“起始税”。

所谓“特殊”,是指只对个别商品征收,而不是像西方国家那样对所有类别的商品都征收。

1994年,中国首次开征消费税,花露水、洗发水、汽车、烟草等11大类产品被征收消费税。

经过30年来的数次调整,目前涉及的类别包括15类。小巴简单总结了我们能直接或间接接触消费税的场景,主要分为以下三类:

一是奢侈品消费,包括高尔夫球及高尔夫球杆、高档手表、游艇、化妆品、贵重珠宝及宝石等等,我们可以将其定义为“炫富税”;

二是对于消费那些对环境有影响或者造成资源耗竭的商品,包括汽车、摩托车、成品油、木质一次性筷子、实木地板、鞭炮烟花等,都可以定义为“污染税”;

第三是“健康税”,指的是消费有害健康的商品,包括烟、酒等。

其中,汽车、烟酒贡献最大,占税收总额的95%以上。

所谓“起征点税”,是指除了金银珠宝、钻石及饰品、零售价格在130万元以上的超豪华汽车外,我们的消费税不是在消费或零售环节征收。另外,除了卷烟在批发环节征收外,其余消费税税目均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

也就是说,消费税在大多数日常生活中并不会发生,即使发生,也以“含税价”的形式隐藏起来,很多人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缴纳了消费税。

与时俱进的消费税

“消费税”与“改革”两个词,是在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期间放在一起的。11年来,相关改革目标没有太大变化,基本围绕扩大(调整)征税范围、提高税率、征税环节后移、调整中央与地方税收分配三个方面。

其中,第一条是围绕消费税原有职能展开的。

我国设立消费税的初衷是为了限制部分消费品,调节收入分配,调节消费品的外部性。用财税术语来讲,这叫“税中之禁”,因此禁止、限制的目的大于征税。

此轮改革将通过调整征税范围、税率等方式限制或者放开某些消费行为。

比如消费税一直以来都是为了限制高消费,特别是奢侈消费,但随着时代的进步,一些消费税明显阻碍了消费升级。

2015年,国人出国狂购奢侈品,海外购化妆品风潮盛行,当年境外旅游消费高达1045亿美元,中国游客人均境外消费额位居世界第一。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国家对高档化妆品、贵重珠宝等征收消费税,2014年化妆品大类下的香水、口红、指甲油等商品的税率高达30%,高于鞭炮的15%和高尔夫球杆的10%。

当时就有专家哀叹,“这种异常高的海外消费,不仅是税源的损失,也将直接造成中国零售业的损失”。

其次,消费税可以倒逼一些行业和企业转型。

比如大排量汽车征收消费税、电池涂层、铅酸电池等,都引发了当年行业格局的变化。2016年铅酸电池消费税出台,中国电池产品出口同比下滑3.21%,工厂纷纷迁往东南亚。

消费税对白酒行业的影响也是立竿见影的,2001年白酒从量消费税的出台,直接重塑了白酒行业格局,不少企业从此走上了高端发展的道路。

据多家机构预测,新一轮消费税改革将进一步扩大奢侈品类别,取消部分已成为大众生活必需品的类别,并纳入高端服务业(会所及酒店等)等更新类别;此外,更多高污染、高耗能行业将被纳入征税范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普通民众的生活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消费税依然是一种“隐性税”。

但二次改革的亮点是将消费税的“征收环节”由目前主流的生产环节移至消费/零售环节,将大大“拉近”与普通百姓的距离。

“缓慢”的消费税

在零售或者批发层面征收消费税其实更符合消费税的属性,企业也能从中获益。

2011年至2018年,全国重点税源企业平均贡献了消费税收入的90%。

如果消费税在生产环节先征收,就意味着部分企业在销售完成之前就需要垫缴税款,挤压企业的现金流,因此将征收环节往后推,相当于给企业减税。

一位中央石油公司财税和价格部门人士曾对财新记者表示,“成品油消费税是在生产端也就是炼油厂征收,全国炼油厂估计不超过300家,如果改为在零售端也就是加油站征收,数量将高达10万多家。”

但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愿意,而是我们无力做到。

一是税收征管科技“无能”。

对于税务机关来说,适合在零售环节征收的消费品,需要对纳税人“方便监管”。1995年,金银珠宝消费税在零售环节提高,就是因为其生产、加工、销售企业必须在人民银行登记,税务机关可以掌握。其次,汽车销售可以通过车牌等方式进行控制。

不过银河证券认为,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的进步,消费税的征收将越来越便捷。

银河证券分析认为,现行15个税目中,12个税目已具备实现零售层面可控税收征管的技术条件。

这已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近期水友股份已连续三天涨停,市场认为税收征管流程的调整将为各法人电子税局系统重建带来潜在需求,对承接相关业务的水友股份有利。

实践探索(2004新澳精准资料免费提供)我会被征收消费税吗?  第1张

但技术上的可能性并不意味着推广的容易。

不过消费税征收环节下移,并不意味着生产环节“减税”之后,厂家也会同时做出让步、降价管家婆三期必开一码一肖,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推高产品的终端价格。

对于消费者来说,看不见摸不着的消费税突然变成了一笔硬性支出,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消费。现在理性消费逐渐成为主流,经济复苏要靠激活消费。

因此,在贸然将消费税征收环节下移之前,需要进行多重权衡。

另一方的阻力来自于地方,词条就是“税源贡献与税收收入一致性”。

一般而言,税收收入归属的基本原则是企业在注册地纳税。

如果消费税的征收从生产端转移到零售端,将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郑荣曾举过一个典型案例。

她以2018年的卷烟生产销售情况为参考,发现如果将税收环节下移,云南省和四川省将处于两个极端。

云南是烟叶生产大省,与四川的差距达到-2530.09亿支;四川的消费量很大,与云南的差距达到659.59亿支。

如果税收环节改变,那么作为税源地,云南的税收收入将大幅下降,而四川的税收收入将大幅增加。更糟糕的是,如果各省为了收税而积极扩大卷烟销售,那么“以税禁烟”的效果将大打折扣。

汽车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2023年,全国汽车产量排名前四位的省市为广东、重庆、上海、安徽,销量排名前四位的省市为广东、江苏、浙江、山东。

全国范围内更是如此,据银河证券测算,税收征管下移对经济发达、人口密集的地区有利,反之亦然。

例如,如果将50%的消费税补充作为地方税源,东部地区共可增加财政收入3308亿元,中部地区可增加财政收入1560亿元,西部地区可增加财政收入1593亿元,东北地区可增加财政收入500亿元。

因此,将征收环节后移,看似简单的线性移位,但在实施时,却需要绕过重重障碍,消费税若要转移到消费者身上,仍需翻越重重山峰。

消费税成为焦点

但对于整个财政体系和当前的经济形势来说,消费税改革是必然的,只是速度和时机的问题。

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将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下放至地方”。

后半句成为加速前半句的动力,也暗示着一个重大转变——中央与地方共享税试点或将从消费税开始。

消费税是我国主要税种中唯一未实现“中央地方共享”的税种。

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李伟撰文分析,自“营改增”改革以来,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有三类:

*所谓“营改增”,就是把营业税改为增值税。原来营业税是地方政府的主要税种,后来改为增值税,由中央直接征收,目前是50-50分成给地方政府。

第一类是与中央共享的税种,比如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等。

第二是土地财政。按照规定,土地出让金全额属于地方政府,而地方政府垄断了土地的供给。因此,地方政府可以通过控制土地供给来影响土地价格,从而获得尽可能多的资金。

第三是土地财政。地方政府、地方国企的融资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把土地抵押给金融机构获得的。在这种情况下,房价越高,地价就越高,地价越高,地方政府获得的借贷资金就越多。

实践探索(2004新澳精准资料免费提供)我会被征收消费税吗?  第2张

如今第二、三项能为地方财政贡献的已经越来越少,消费税是少数突破万亿的税种之一,数额还高于个人所得税。

与此同时,国内消费税仍在上调。

据光大证券测算实践探索(2004新澳精准资料免费提供)我会被征收消费税吗?,今年1-5月,国内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增长乏力,累计增速分别为-6.1%、-1.7%、-6.0%。相比之下,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同比增长1.5%,国内消费税同比增长高达7.2%。

他们进一步假设,占消费税大头的烟酒等类别消费税,中央和地方各占50%,成品油由于主要由中央企业生产销售,地方政府分得20%,汽车消费税100%转嫁给地方,以2023年的数据计算,这将增加地方税收7115.6亿元,占2023年地方财政收入的6%。

实践探索(2004新澳精准资料免费提供)我会被征收消费税吗?  第3张

放远来看,消费税若能成为地方财政的重要来源,或将重塑改革开放40年来地方政府的面貌和作风。

所谓的改革,往往是改变一些事物的运行方式,在这个过程中,资金的流向决定了政府的行动。

在现行税制下,最重要的税种是开办税和生产建设税,造就了典型的“生产建设政府”。

正如土地财政决定了地方政府对房地产的无限热情一样,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塑造了地方政府“热衷于招商引资”、“重生产、轻消费”的主体形象。

今年1至5月,工业增加值增速连续高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某种程度上,传统导向仍在起作用,由此引发的“供需失衡”、“产能过剩”等问题在历史上也是常见的。

那么如果税收的核心变成消费税,消费税的征收和消费地挂钩,政府的角色会发生哪些变化?

一是公共服务有望替代生产建设,被一些地方政府列为重点工作。

第二,政府不再只注重短期利益,而是全力以赴地增加常住人口。

由于“人口涌入”,除了个人所得税外,消费税有望成为主力,政府将更加关注民生需求。

以人为本也将促使政府转变对企业的态度,特别是对提供绝大部分就业的中小企业的态度。过去地方政府往往“重大轻小”,只看产值。现在要以就业为本,这必然会创造更加公平的营商环境。

事实上,从淄博到哈尔滨,在一些“以文化、旅游为城市动力”的地方,“以人为本”的服务业已初现端倪,未来有望通过消费税收获红利。

实践探索(2004新澳精准资料免费提供)我会被征收消费税吗?  第4张

换言之,消费税的最终改革,或将引导地方政府从一个严肃甚至有些霸道的“主管+房东”转变为一个善良、友好、注重细节的餐馆老板。

这是消费税改革可以绘制的长远蓝图,但短期内,更多人将其视为缓解房地产危机的重要手段,毕竟大部分地方财政困难都与房地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能通过消费税改革,将赵救于魏,那么困境将得以解决,这或许也是它被寄予厚望的另一个原因。

谁会想到,一张小小的钞票上一行小小的文字背后,隐藏着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而当它像垃圾一样被风吹走时,背后还会发生那么多不为人知的惊天动地的大事。

参考:

1. 消费税调整,王长勇,2006年4月

2. “消费税改革将分三步走”,财新网,2014年8月

3.《专家指出烟草税仍有上调空间 平均每包价格可降至59元控烟》,财新网,2023年11月

4.《许善达:税收归属与税源的一致性》,经济50人论坛,2008年3月

5.《消费税改革如何支持地方财政》,光大证券,2024年6月

6.《消费税改革的战略意义》,银河证券,2024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