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江文旅可以说捧起了西安文旅项目的半壁江山,主要有大唐不夜城、大雁塔大唐芙蓉园、西安城墙景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等,这些项目不仅是西安脱颖而出的旅游文化地标,也是曲江文旅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近年来曲江旅游的业绩表现不尽人意,财报显示,2021年至2023年,曲江旅游归母净利润呈现大幅波动、亏损加剧的趋势。这与其盈利模式、巨额应收账款、债务压力密不可分。近期,曲江旅游接连出让股权,试图“自救”。

01 陷入“债务漩涡”

曲江文旅作为一家以西安旅游为主业的老牌上市公司,成立于1992年10月,拥有诸多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

据其官方介绍,曲江文旅运营管理着大量文化旅游景区,其中大部分位于顶级序列,包括“西安曲江大雁塔大唐芙蓉园”和西安城墙风景区两处国家5A级景区,曲江海洋极地公园、楼观岛文化博览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等国家4A级景区,以及众多热门旅游目的地。

西安旅游爆火,大唐不夜城母公司却连续四年亏损,背后原因令人  第1张

图片来源:曲江旅游

近年来,曲江文旅打造了不少爆款旅游IP,2019年《娃娃女》火遍全网,2022年《大唐秘盒》迅速走红,近几年大唐芙蓉园的《梦回大唐》节目更是大获好评。可以说,这些IP和活动都推动了西安旅游的火爆,近年来西安地区的游客数量也持续加速增长。

然而,掌控着西安旅游半壁江山的曲江文旅业绩却连年大幅下滑,并陷入“债务漩涡”。

2023年,曲江旅游集团净亏损1.95亿元,财报解释称,这笔损失主要由于应收账款预期信用损失模型变动导致坏账增加约1.92亿元。

据中证鹏元公告,截至2024年4月30日,曲江文化控股及其子公司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逾期债务金额已达2.53亿元,有息债务总规模已达904.29亿元。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息债务规模也已达424.06亿元。这些数据都表明,曲江文旅目前短期内还债压力较大。

报告显示,曲江文旅的债务结构同样不合理,根据最新三份年报,曲江文旅的短期债务/长期债务比分别为0.29、0.53、0.53西安旅游爆火,大唐不夜城母公司却连续四年亏损,背后原因令人,且长短期债务比变动趋势加剧,使得公司在面临短期债务偿付压力时,难以通过债务置换的方式缓解压力,对公司资金链造成很大压力。

债务逾期不仅影响公司再融资能力,还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例如,因债务纠纷,曲江旅投集团持有的曲江文旅股份多次被冻结。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4年一季度末,曲江文旅控股股东因债务问题所涉诉讼金额已超亿元,涉及多家金融机构。

西安旅游爆火,大唐不夜城母公司却连续四年亏损,背后原因令人  第2张

此外,搜狐旅游注意到,不久前曲江文旅因业绩预告披露不准确且整改不及时收到陕西监管局的警示函,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公司治理和运营能力的怀疑。

事实上,曲江文旅连年亏损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早在2020年就有媒体对其商业盈利模式、应收账款问题提出质疑。

02盈利模式及应收账款受质疑

长期以来,曲江文旅主业盈利模式被业界认为“有待优化提升”,主要体现在景区运营、酒店餐饮两大核心业务上。

虽然景区运营管理业务占营收比重约64.18%,酒店及餐饮业务占营收比重约20.63%,但毛利率及净利率均较低,难以支撑公司庞大的运营成本。

西安旅游爆火,大唐不夜城母公司却连续四年亏损,背后原因令人  第3张

以大唐芙蓉园为例,虽然吸引了大量游客,但日常运营维护成本、IP研发成本等费用较高,导致净利润相对较低。2023年,大唐芙蓉园实现营业收入1.49亿元,但净利润仅为85万元。

大唐城步行街作为西安热门旅游目的地之一,在曲江文旅总营收中占有一定营业收入,虽然客流量大、知名度高,但受免门票、高昂运营维护成本、IP研发推广费用等影响,净利润相对较低。

西安城墙景区和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的具体运营收入数据,公开信息中并未明确提及。

业内人士分析,受经营成本、管理费用等因素影响,景区虽然游客数量较大,但盈利能力恐不及预期。加之旅游市场的季节性、波动性较大,公司营收不确定性较大,进一步加剧盈利压力。

应收账款高企是曲江文旅面临的另一大挑战。

财报显示,近年来曲江文旅应收账款余额居高不下且逐年增加,2024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应收账款规模为11.4亿元,较2023年末增加1.07亿元。

搜狐旅游查阅了曲江文旅历年财报发现,其被拖欠管理层薪酬属正常现象。自2012年借壳上市以来,无论曲江文旅营收/利润增减,应收账款余额始终稳步上升。自2014年起,曲江文旅应收账款余额已超过当年营业利润。在此情况下,曲江文旅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坏账准备增加。

曲江文化的实际控制人为西安市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其应收账款多来自同受该管委会控制的兄弟单位,债务主要集中在西安市曲江新区经营资产管理中心、西安市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重建办公室、西安市曲江文化产业发展中心等政府机构及下属单位。

西安旅游爆火,大唐不夜城母公司却连续四年亏损,背后原因令人  第4张

曲江文旅2023年应收账款前五名客户基本情况(万元)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管理层的不稳定也是影响曲江文旅经营的重要因素之一。近年来,曲江文旅经历了多次管理层变动,包括董事长耿林受查、多位高管离职等。这些变动不仅影响公司的决策效率和稳定性,也可能导致经营策略的调整落后于市场变化。

截至7月9日,曲江旅游收盘报10.05元/股,几乎创下2024年以来的最低点。

03 “自救”:卖掉酒店和大明宫

承受着巨大的债务、业绩、现金流压力,自6月份以来,曲江文旅相继出售旗下两大核心资产的股权。曲江文旅对此解释称新澳精准资料免费提供,这是盘活资产的有效方式。

7月2日,曲江旅游宣布转让其全资子公司西安曲江唐逸投资有限公司40%股权及1.67亿元债权。唐逸成立于2023年2月,为曲江旅游全资子公司,主营业务为经营西安唐华华逸酒店,该酒店坐落于西安曲江新区,毗邻大唐不夜城、大雁塔、大唐芙蓉园等热门旅游景点。

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盈利能力来看,唐华华宇酒店都令人乐观。事实上,该酒店2023年和2024年1-3月的GOP(毛营业利润)指标也为正值。

西安旅游爆火,大唐不夜城母公司却连续四年亏损,背后原因令人  第5张

唐华华邑酒店

此前,曲江旅游6月6日发布公告称,拟将大明宫遗址公园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大明宫投资集团,大明宫遗址公园公司接受西安市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重建办公室的委托,负责大明宫遗址公园景区的管理和服务工作。

可以看出,此次资产转让是曲江旅游在资金压力下的一次重要战略调整,但即便其“痛定思痛”地割让股权,依然无法改变其所运营景区盈利模式单一、难以盈利的尴尬局面。

中国旅游协会文化旅游投资分会副秘书长周海涛表示,“如何把IP落地,通过文创产品的打造进行商业化,把网红打造成长线红人,是曲江文旅更应该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