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曾星

编辑:龚方毅

7月4日,欧盟正式宣布对原产于中国的电动汽车征收反补贴关税,并附上了长达12万字的详细调查结果,解释了其如何进行调查、相关利益者的反应以及欧盟的应对措施。

相较于三周前欧盟提前披露的税率,7月5日正式实施的临时税率略有下调,如上汽、吉利分别被征收37.6%、19.9%的反补贴关税,较之前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0.1个百分点,比亚迪则维持17.4%的税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7月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对欧盟对中国电动汽车发起反补贴调查多次表示强烈反对,始终主张“具体经贸问题应该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中方也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为什么我们采样上汽、吉利、比亚迪呢?

在这份详细的调查结论中,欧委会公布了抽样企业的依据、企业抗辩的内容以及欧盟认定的补贴类别。此前,欧委会称,选择上汽、吉利和比亚迪作为抽样企业,是为了“确保样本能够代表在中国运营的电动汽车行业企业”。欧委会也在文件中回答了如何定义代表性。

根据欧盟《反补贴基本条例》第27条规定,样本的选取以调查期内在欧盟境内销售和生产的同类产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数量为依据。在选取样本企业时,除了考虑出口到欧盟的汽车绝对数量外,还包括在不同细分市场销售的具体车型,以评估企业是否有资格享受补贴以及包括闲置产能在内的总体产能。

结合上述标准,以及2022年10月1日至2023年9月30日的调查期,欧盟委员会最终在有限时间内选取了最具代表性且能够进行调查的企业——上汽集团、吉利汽车和比亚迪,而拒绝了请求接受抽样的长城汽车和特斯拉。

长城汽车称,自己是中国少数按时提交所需抽样资料的厂商之一,也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纯电动汽车出口企业之一,理应被纳入抽样企业之列。但欧盟认为,所有被调查企业均已在规定时间内提交了资料,并不认可长城汽车的论点。

至于特斯拉,欧盟委员会在调查期间承认其是欧盟最大汽车出口商之一的说法,但以抽样考量,不是最大出口量或销量,而是“最大代表性量”为由拒绝了特斯拉的请求。不过,特斯拉仍然基于欧盟的调查框架申请单独审查,试图在最终实施阶段适用单独税率。特斯拉目前被征收的税率为20.8%。

而对于被征收最高税率的上汽集团,欧委会则称其未提供生产成本、物料清单、产品规格和供应商采购清单等信息,因此被视为不合作企业。上汽集团的辩解之一就是集团内部关联公司众多,需要做大量协调工作,而欧委会要求其提交的信息量并不完全合理,因此提交的答复并不完整。

拆解三家公司的三种税率结构

电池影响最大

欧委会介绍了判定企业是否享受补贴的流程,主要包括融资优惠(包括贷款和其他融资形式)、现金补助和财政补贴三项直接补贴,以及土地使用、电池成本和税收优惠等间接补贴,并计算了三家被抽样企业在调查期间获得的补贴率,并将它们相加,得出拟议的反补贴税率。

在调查的各个子类别中,占电动汽车成本40%的电池是最大的影响因素。欧盟委员会认为,中国政府对电池产业链的上下游——从关键原材料的开采到最终产品——都提供了支持。

其中,上汽集团和吉利集团的电池补贴率分别为13.24%和10.32%,即便是税率最低的比亚迪,电池补贴率也只有7.35%。

欧盟委员会分析​​了中国关于电池的国家指导方针,并根据咨询公司提供的报告分析了中国国内电池市场和供应商是否为国有或由政府间接控制,最终认定中国电池供应链价格受到中国政府干预。中国电池行业协会、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以及电池龙头企业 CATL 都让国内车企获得了更便宜的电池。

欧盟委员会称,未获得中国电池原材料和供应商的数量、所有权等重要信息,因此将根据现有档案材料进行推断。上汽集团未提供生产成本、物料清单和产品规格等信息,而吉利集团提供了一些信息。欧盟委员会认为,两家厂商的电池供应商类似,吉利集团提供的信息可以替代上汽集团情况的推断。

在计算调查期内电池相关补贴率时,欧盟委员会选择以基准矿业情报局(BMI)的价格为基准,考虑电池成分和电池类型,以千瓦时为单位进行计算。

欧盟对中国电动车加征反补贴关税,上汽、吉利、比亚迪为何被选中?  第1张

由于比亚迪是受调查企业中唯一一家垂直整合的磷酸铁锂电池生产商,且锂是占电池成本25%-35%的关键部件,因此欧盟委员会对比亚迪的调查重点集中在其获取锂原材料的成本上。

欧委会认为,鉴于中国在磷酸铁锂生产领域的主导地位,且缺乏其他国外价格可供参考,最终将以中国向全球其他地区出口的价格为基准。在计算比亚迪在调查期内获得的补贴率时,计算的是其采购的国内锂价与同期锂的离岸价之间的差额。

二是融资和财政补贴

欧盟委员会将融资补贴定义为贷款和其他类型的融资,包括信用额度、银行承兑汇票和债券。由于这些优惠融资具有财政贡献,并且有利于出口商,因此欧盟委员会将融资优惠认定为一种可抵消补贴。

欧盟委员会认为,涉案公司获得的信用评级与其实际财务状况不符——这些公司应该获得较低的评级——委员会将此视为融资要约的一部分。

在此基础上,欧盟委员会继续讨论这三家汽车企业获得的贷款是否属于优惠融资。他们认为欧盟对中国电动车加征反补贴关税,上汽、吉利、比亚迪为何被选中?,由于中国债券市场的主要投资者是以国有银行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而这些机构往往根据政府的产业政策投资特定行业的债券,因此认定这三家企业均受益于通过贷款获得的优惠融资。其中,上汽集团的贷款补贴率最高,达到1.38%,吉利和比亚迪分别为0.81%和0.16%。

除了直接贷款形式的优惠融资外,欧盟委员会还以信用额度、银行承兑汇票、票据贴现、债转股、注资等资本支持方式分析了样本企业的受益情况。例如,他们认为上汽集团受益于母公司和国有金融机构提供的资金,以注资形式支持了纯电动汽车项目、与汽车金融业务相关的IT项目、前瞻技术和车联网相关项目。

由于上汽集团并未配合调查,欧盟委员会最终依据《基本反补贴条例》第28条,根据其掌握的信息作出裁定24年新澳彩资料免费长期公开,上汽集团其他类型融资的补贴率高达8.27%,也是最高的,吉利和比亚迪分别为3.3%和3.6%。

在财政补贴核算中,上汽、吉利的补贴率分别为8.56%、2.31%,比亚迪被认定的补贴率最低,仅为0.61%。

原因之一是,比亚迪在调查过程中提供了其所获资金背景的详细信息,比亚迪告知,这些资金由不同部门颁发,属于团体、地区、行业等不同类型的奖励,涉及技术、创新发展、购置固定资产、产业支持与推动、税收等多种用途。

欧盟委员会对比亚迪获得的所有补贴进行评估后认为,并非所有补助都专门用于纯电动汽车生产,但与技术、创新发展、购置固定资产以及产业支持和推动相关的资金均被视为补贴,不能获得豁免。

上汽和吉利提供了所获政府补助的总额,简单区分了与收入相关的补助和与资产相关的补助,并未提供更为细致的类别和政策依据。因此,在最终计算中,欧盟委员会将所有金额认定为与纯电动汽车生产相关的补贴。

除了以上解释的类别外,最终税率还受到财政补贴、更便宜的土地使用权以及税收优惠的影响,其中税收优惠有五项:减少高科技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研发费用税收减免、符合条件的居民企业之间的股息免税、技术转让收入扣除以及免征电池消费税。这些优惠也被欧盟委员会认定为企业可能间接享受的补贴,但占比很小。

取消关税有四个月的时间

受抽查的三家汽车厂商中,除上汽集团外,吉利、比亚迪尚未作出回应。

7月5日,上汽集团发布声明称,将正式请求欧委会举行听证会,并依法进一步行使异议权。其在声明中提出三点异议,包括欧委会反补贴调查涉及商业敏感信息、欧委会补贴裁定错误、欧委会在调查过程中忽视上汽集团提交的部分信息和异议。

受到20.8%关税影响的蔚来汽车7月4日表示,将维持其产品在欧洲市场的定价,并将根据关税政策的进展情况评估未来的市场策略。小鹏汽车表示,该公司正在积极评估在欧洲建立本地制造能力的可行性,并采取适当措施满足市场需求。所有当前等待交付的消费者和在新关税生效前下单的未来客户都不会受到任何价格上涨的影响。

宝马董事长齐普策表示,欧盟对中国电动汽车加征关税的做法完全行不通,这样做不仅无法提升欧洲汽车制造商的竞争力,还可能损害正在全球积极开展业务的企业。而且加征关税将限制电动汽车对欧洲消费者的供应,从而延缓欧洲交通运输业的低碳发展。

宝马在华的合资企业华晨宝马也被征收20.8%的关税。

现行临时关税有效期最长为4个月,欧盟成员国将从即日起14天内以书面形式对临时关税政策进行表决(不具法律效力),利益相关方可在临时关税生效后5天内向欧盟委员会申请举行听证会,并在15天内提交意见。欧盟委员会将在综合考虑各方意见后公布最终临时关税方案,企业有10天时间表达意见。

完成上述程序后,欧盟委员会将向欧盟成员国提交最终决定,各成员国需投票决定是否升级为永久性关税。只有至少15个国家投票反对,且这些国家的人口占欧盟总人口的65%,临时关税才会被取消。否则,临时关税将在11月2日之后维持5年。